搜索
穿山甲养殖首页

《伟大的博弈》⑨:“您有什么建议?”伟大的博弈祁斌华尔街

《伟大的博弈》⑨:“您有什么建议?”伟大的博弈祁斌华尔街

  文/专栏作家祁斌(编译)  [译者题注]  在美国历史上,1895年发生了一起特别事件,黄金从国库大量外流,导致国库中黄金的数量不到法定黄金储备量的一半。 在此危急时刻,作为当时已是世界强国之一的美利坚合众国的总统,格罗弗·克利夫兰不得不屈尊向“华尔街的领袖”摩根问道:“您有什么建议?”……    第九章:“您有什么建议?”  (1884—1901年)  ……  直到此时,克利夫兰总统(他在一个主张白银自由铸币的党派中试图保持币值稳定)仍然坚持,如果国会不授权发行债券,那么他就要让国会来承担所有对这场崩溃的指责。 但是,摩根最终参与到内阁的讨论中,他告诉总统,他知道此刻就有向财政部提现的面值1200万美元的汇票,如果这些汇票提交上来的话——事实上这也极有可能——那么不管国会作出什么样的决定,财政部都将面临无力偿付的窘境,所以,此时此刻一定要采取果断措施。

  克利夫兰沉默了片刻。 他不是一个死脑筋,而是一个精明、现实的人,知道自己已经别无选择了。

最终,他向摩根问道:“您有什么建议?”此时此刻,华尔街凭自己的力量真正成为了一个世界巨人——即使是美利坚合众国,一个拥有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经济体的国家,它的总统也向华尔街伸出了求援之手。

  摩根力挽狂澜。

他指出,即使国会批准财政部在国内市场发行债券,也不会管用很久,因为黄金还会轻易地“从哪里来就回到哪里去”,甚至还会使国库比以前更加吃紧。 但是他和贝尔蒙特愿意到欧洲去筹集1亿美元的黄金储备,并以此阻止美国国库的黄金外流。

此外,摩根还想出了一个办法,使得该计划无须惊扰国会就可以完成。 1862年,国会曾通过了一项法律,允许财政部在紧急情况下可以用债券购买铸币。

当时政府还从未用过这项政策,而在此时的紧急情况下正好可以使用。

摩根还许诺,在短期之内黄金不会再流回欧洲。 摩根完全是独自做出这项承诺的,甚至未和同处一室的贝尔蒙特商量一下,这一举动充分显示了摩根对自己市场声誉的非凡信心。 市场的后续反应证明他的判断是正确的。

  果然,由摩根在华尔街以及洛希尔银行在伦敦同时承销的债券瞬间就销售一空。

同样重要的是,摩根兑现了他让黄金留在美国国库里的承诺。 他采取各种措施,包括套利,包括从伦敦拆借英镑然后将其在纽约市场出售来支持美元,等等。

到1895年6月时,美国国库的黄金储备稳稳地站上了亿美元。

  美国尤其是其西部和南部的民众,对于摩根、克利夫兰总统、华尔街,甚至是洛希尔家族的敌意非常强烈。 玛丽E里斯(),当时一个极具煽动性的专职撰稿人(她煽动农民“少种玉米多种仇恨”的名句常被引用)这样写道,克利夫兰只不过是“犹太银行家和英国黄金的代言人”而已。 约瑟夫普利策①的《纽约世界报》(NewYorkWorld)称“华尔街阴谋”正在进行之中。 但是《纽约时报》这样写道:“金融界对(摩根)在此次融资过程中表现出来的高超技巧给予了高度的评价。

”  ……  19世纪90年代华尔街的另外一个进步——股票市场平均指数,具有极其重要的意义,以至于今天我们几乎无法想象,缺少了它的华尔街将会怎样。

今天,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是世界上最著名的一个统计指标了,当人们问:“今天市场行情怎样?”他们所需要的就是这个数字。 由于计算机技术的发展,人们现在能够通过有线商业网络得到道琼斯指数每一秒钟的涨落情况。

  对于研究华尔街的历史学家而言,道琼斯指数同样是极为重要的,因为它是现存最早的股票市场的连续平均指数,从1896年就开始有了记录。 发明这个绝妙而又简单的办法的天才是查尔斯道,他同时也是《华尔街日报》(WallStreetJournal)的创办人之一。 《华尔街日报》在1889年第一次出版,是当时几份为华尔街服务的报纸之一,另外一份报纸——《商务日报》(JournalofCommerce)则要比它早几十年。

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之前,《华尔街日报》一直只是一份发行量较小、仅在当地有影响的报纸。

后来,它的发行量和影响力都迅速增长,今天《华尔街日报》已成为美国发行量最大的报纸。   查尔斯道认为:“股票市场就像温度计一样,会反映股市整体情况的涨落。 ”但是怎样去读懂这支“温度计”呢?那个时候的绝大多数报纸都已经开始公布股票每天的收市价格了,但是这些价格不能让人们一眼看出市场整体的表现情况。 就像华氏温度计和摄氏温度计一样,查尔斯道的温度计也需要一个标度。 于是他创造了两个平均指数,一个指数是铁路股票指数——那个时代的蓝筹股,另外一个是反映风险相对较大的工业企业股票的平均指数。   最初的工业股票平均指数包括了12种股票①(其中的通用电气是唯一至今仍在道琼斯指数中的股票②),第一天收于。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查尔斯道刚刚开始编制市场指数,市场就开始下落,到8月的时候,道指已经跌到了,狂泄30%。 (如果美国商务部在这个时期就公布国内生产总值数据的话,国内生产总值也会显示出这是一段艰难的时期,但美国商务部直到1929年才开始编制计算国内生产总值。 )  ……  更为糟糕的是,那个时代没有任何法律要求上市公司公布财务报告。 当纽约证券交易所想了解特拉华-拉克万纳-西部铁路公司(DelawareLackawannaandWesternRailroad)的财务信息时,它被告知不要多管闲事。 “我们不做财务报告,”铁路公司扔给了交易所这样几句话,“也不公布会计报表。

”  某些铁路公司即使发布财务报告,那通常也是一堆“摸不着头脑的烂账”。

由于州政府为伊利铁路的建造出了部分资金,所以铁路公司必须每年向州政府提交年度报告。

1870年,霍勒斯格里利(HoraceGreeley)在《纽约论坛报》(NewYorkTribune)上对伊利铁路的财务报告嗤之以鼻,他说,如果这份报告是准确的话,“那阿拉斯加就是热带气候,在那里到处可以生长草莓”。   ……  尽管受到一些歧视,那些年华尔街上的犹太人经纪行还是多了好几倍,实力也不断增强。 尽管基督徒的公司和犹太人的公司的合伙人们从不互相走动,但生意归生意,不会受到任何影响,这是华尔街一贯的传统。 世纪之交,华尔街最有实力的犹太银行家叫雅各布谢弗(JacobSchiff),他是银行家里唯一可以在实力、声望和公众形象上和JP摩根相提并论的人。   ……  北公司一役是整个华尔街历史上最后一次铁路大战,它让华尔街好像又回到了美国南北战争时期那个狂乱而又混沌的时代。 在新世纪来临之际,两个塑造了华尔街全新形象的人,却不无讽刺地成为华尔街上最后两个“牛仔”。

这就是典型的华尔街,充满了戏剧性,充满了矛盾。   同一时代的西方和东方  更多章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