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穿山甲养殖首页

中小投行的哀嚎:老板,IPO不,上科创板不?老板,老板……

中小投行的哀嚎:老板,IPO不,上科创板不?老板,老板……

从去年11月份至今,我们没有找到一个科创板项目。 某中型券商投行业务负责人对读懂君表示。

没有什么生意比中国投行更好做了。

哪怕行情再差,只要IPO不暂停,认真干点活,一年下来投行部门怎么着都能贡献1亿的净利润。 今年科创板+IPO大提速双重利好下,业绩更是可期。

只顾埋头搬砖的投行人,让各大投行群里的八卦小黄文都少了许多。 但热火朝天的IPO浪潮中,中小投行却似乎逐渐被抛下。 112家科创板企业中,前十大券商拿下了其中84家。

前十大券商中,又以三中一华最为突出:中信建投、中信证券、中金公司及华泰联合四家券商,合计拿下47家企业。

实际上,承销券商集中度高不仅体现在科创板,现有板块IPO承销市场同样如此,并且近几年来集中度越来越高。

2016年,253家企业在A股上市,前十大承销商市场份额为%,2018年,这一数字已经攀升到%。

某个行业发展到一定阶段,资源、人才、资本,都会往头部集中,这是不可避免的。

IPO承销市场,似乎也是如此。 难道中小券商参与IPO承销的时代,要结束了么?/01/科创板承销格局大揭秘:头部券商吃肉,小部分中小券商喝汤Choice数据统计,过去十年,共有2068家企业在A股IPO,累计募资万亿元。

2068家企业为此付出的承销费,高达1102亿元。 巨额的IPO承销费,自古以来就是各大券商打破头都要去争的大肥肉。 股票承销业务就是政府部门往外扔一根肉骨头,让我们几条狗去抢。

上世纪90年代,为了承销业务打破头的上海、深圳券商经常这样自嘲。 有机会去抢,这已经是上天对你莫大的恩赐。

那时候,上交所还未成立,股票发行只在上海、深圳两个城市试点。

股票承销自然由上海、深圳本地券商负责,上海、深圳之外的券商只能流口水。

用那些券商的话来描述,就是两个字:难受。 2019年的今天,这个现象愈发严重。

只不过流口水的,变成了中小券商,包括上海、深圳的中小券商。

科创板是今年资本市场头等大事,各大投行也都鼓足了劲干活。

科创板3月18日开门迎客至今,申报企业已达112家。 112家申报企业,拟募集资金已达1089亿元。

112家企业承销队伍中,出现了40家券商的身影。

前十大券商,拿下其中84家。 目前,有保荐资格的券商为80家。

换言之,12%的券商,拿下了75%的科创板申报企业。 这12%的券商,都是中国投行界响当当的角色。

承销家数最多的,是财大气粗的朝阳门巴克莱中信建投。

保代人数最多的中信建投,目前出现在16家企业承销队伍中;麦子店高盛中信和贵族中金在这场科创板盛宴中没有缺席,两家券商分别出现在11家企业承销商队伍中;一向以并购闻名的华泰联合,在这场科创板盛宴中没有落下,目前出现在9家企业承销商队伍中,位居第四;国泰君安、海通证券、招商证券这几家传统豪强,目前承销企业家数分别都已达7家。

大券商吃肉,小券商喝汤。

20家券商承销家数只有1家,其中很多还是作为联合承销商的身份出现。

如果从承销金额来看,你更能感受来自中小券商的窒息感。

18家券商参与的承销项目,金额都不足10亿元,占比都不到1%。 最惨的是民族证券,推了一家企业上科创板,拟募资金额仅有亿元。

仰望动辄承销上百亿的大佬们,中小型券商的感受还可以用那两个字概括:难受。 目前,中金公司参与的承销金额最大,高达248亿元,占比%,超过民族证券100倍;中信证券参与承销的金额223亿元,占比%;中信建投参与146亿元承销,占比%;华泰联合参与128亿元承销,占比%。 没错,这正是传说中的三中一华,目前仅有的科创板股票额承销有望超过100亿的国内券商。

/02/大树底下不长草,被大投行吸干的企业资源大树底下不长草,这句话是对中国电商格局最好的概括。 生、死、阿里京东,成为所有垂直电商的宿命。 两家公司就像两个黑洞,吸干了线上的流量、客户和一切。

这句话,同样适用于当下的投行格局,大投行们正如阿里,京东般,源源不断地将头部企业揽入怀中。

再忠贞的企业,也经不住大投行器大活好的诱惑。 就说企业A,2016年以来一直由某小券商辅导,都已经准备上创业板,科创板出来了。

说好一起到白头,这家公司忍不住焗了油。

2019年2月,被朝阳门巴克莱拐走了,去科创板上市。

发展新三板业务,利用客户粘性,为投行业务打下基础,这是很多小券商的唯一选择。

等着挂牌的小公司长大吧,等吧,等吧,一转眼企业投向大券商的怀抱。

IPO业务这么肥的肉,一堆大券商都虎视眈眈,掘地三尺搜寻项目,小券商要分一杯羹,没门。 你一个中小券商,怎么跟头部券商斗?中小券商的保代,有多少具备行业分析能力?有多少有行业人脉资源?又有多少人,唯一的技能是做材料?医疗项目,你小券商搞的定么?怎么估值?敢跟投么?再说了,就算能通过审核,股票你发的出去么?那些大投行,比如中金、中信,都有专门的海外部门。 这些部门帮企业到香港、美国上市,有专门的团队做全球销售路演,定价、发行轻车熟路。 科创板诞生后,这些券商直接把这帮人从国外拉回来了。 不得不承认,他们真的很强。

我们有比较好的项目,两三千万的净利润,他们都能抢过去。 他们看得懂行业,能给出很高的估值还能说出个所以然来。

上述投行业务负责人对读懂君表示。 从研究、投资能力、从业人员资历再到品牌效应,中小投行和大投行完全不在一个档次上。 再说了,上市这么大的事情,哪个老板敢交给小券商来做?更何况上的是科创板。 /03/不仅仅是科创板!传统板块IPO承销市场也越来越集中今年一季度,华为手机出货量历史上首次超越苹果,成为全球第二大手机出货厂商,仅次于三星。 前5大手机厂商出货量62%,较2018年第四季度继续上升。 手机生厂商的格局,越来越集中。 某个行业发展到一定阶段,资源、人才、资本,都往头部集中,这是不可避免的。 IPO承销市场格局,似乎也是如此。 实际上,现有板块IPO承销市场集中度同样很高,并且近几年来呈现越来越集中的趋势。

2016年,253家企业在A股上市,前十大券商占比%;2017年,429家企业在A股上市,前十大券商占比%;2018年,122家企业在A股上市,前十大券商发行占比%。

只不过是对券商要求更高的科创板,表现的更加明显。

我认为,包括我们在内的其他的中小型券商,IPO市场基本没戏了。 上述投行负责人对读懂君表示。

等到科创板之后,创业板大概率会改革,注册制时代会真正来临。 注册制市场,比如美国、香港都是由律师来写材料,券商负责估值、销售。

估值定价要研究能力,销售能力反映服务大机构客户的能力,两者将决定成败。 但这两者,中小型券商很难达到。

难道中小型券商参与IPO承销的时代,要结束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