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穿山甲养殖首页

流水年华流水茶事(二)

流水年华流水茶事(二)

  二、戊子茶事  又一年过去了。

流水岁月,溢香杯壶,还是有很多可以说一说的。 查检流水账,开篇就说“在什么地方看到‘沏茶去’,似有所悟,赵州的‘契(左边有口)茶去’,可以是‘沏茶去’的误传,让你沏茶去,做些沏茶小活计,比只让你契茶也就是吃茶更有意思”。

禅宗不立文字,也就造成了多义性,不确定性,让后来人反复参悟,各得其悟。   这一年来,我也吃茶,也沏茶。

自己沏茶自己吃,以前说过,这就是“自家茶”。   有朋友送一听黄山毛峰。

忽记当年黄山旧事,快二十年了。 观景、聊天、打牌、泡温泉,毛峰似乎未饮过,太贵了。 约人来饮,今年的新茶就是它了。 戏拆苏词,即有“且将新火试,休对故人思,故国新茶,诗酒年华”。

  夏日访友归,同行者忽觉口渴。

则就近到吴府。 吴先生示以多种名茶,我选盘古龙珠,朋友则要了安吉白茶,就是没有喝过的。

盘古龙珠是赣南名茶之一,但比当年报奖时,质量下降了太多。

赣南茶仍是匪气,烈霸,而江浙茶多文人气息,至于花茶,则是一种富贵气,富贵气最难得体,一过则成了俗气。

  左庄的薄荷长得不错,有网友说薄荷加红茶,就成了阿拉伯茶。 没有去阿拉伯,姑妄听之,姑妄试之。

感觉还是很不错的,也就成了左庄特色茶,加糖或不加糖的。 每与朋友纵论中东局势,此茶最为应景。

行笔至此,又是一年了,也祝愿那片古老的土地既有红茶的醇厚也有薄荷的清凉。   兴国的朋友访左庄,带一块奇石,一包新茶。

茶是兴国名山覆笥山的,寺中僧人手工制作的,清明茶吧。

覆笥山附近有均福山,均福山有林场,故均福山茶名气较大,原因大致是产量带出来的,同作家差不多,文章多了名气也就大,但并不代表质量。

和尚的茶,自有一种信息在,但我喝不出来。 坐在花园里,端着这杯茶,什么也不想,感觉就到了时间之外。

几年前,上覆笥山,指点江山,他说远方那山,白云生处那山,就是白云山,山中有古刹,“白云山头云欲立,白云山下呼声急”,就是在那儿写下的。 忘记了问,那寺中也出好茶吗?  在某人办公室小坐,品其“浮瑶仙芝”。

回甘绵长,确实好茶。 则称赞一番。 此公慷慨,“喜欢就带回去喝”,不禁笑纳。 善于赞美是一种投入产出比很高的口头活动。

数年前,注注来赣州,身边就带了一听,我问是什么茶,答曰景德镇那边的,“前月浮梁买茶去”。 唐时茶叶宋时瓷啊。 今年注注约我去浮梁相聚,惜事多未能成行。 细想起来,天大的事走了也就走了罢,而好茶没喝上也就没喝上了,记忆中总少了点东西。   十一期间,同学聚会于匡庐南麓观音桥边,是为相识三十年。 观音桥头,有“招隐泉“,名列天下第六。 出门急忙,没有做好案头工作,不知此处有好水,也就没有带上好茶。

当然,我是不会放过天下名泉的。 找了三个雪碧瓶,取水回家。

在家煮第六泉,沏观音王。

正应了那句“没有好水,不知茶味”。 水味微甜,不象纯净水那么纯净,它有层次感,与书法家聊,说它有好宣纸的特质,稳得住,能体现出层次来。   得大红袍一两。 内子旅游武夷山,在大红袍茶园中购此。 有好几种价格的,同行的人大量购买便宜的,而我方则少量购买价高的。

这些年来,生活水准略见提升,而最先提升的就是茶。 虽然喝茶基本靠送,但看见好茶,还是会买一点。

在十来年前,朋友从福州回来,送我一点大红袍,记得九泡仍有余香,并写了点文字,颇为自得。   在西沙的日子,主题是读书、听涛、品茶。 梁由之带去一听“梁湖碧玉”,产自鄂州梁子湖。 可惜岛上缺乏沏茶的好水,只好带回海口,然后收入囊中。 湖北的茶,喝得不多,似乎名头大的也不多,但以此茶观之,湖北应有好茶的,茶圣故乡嘛。

  自西沙归,过海口,友人赠苦丁茶和兰贵人各二。

海南茶以往多吃白沙茶,这是清明前就能品到的新茶,但终觉大众了。

苦丁茶宜与兰贵人配着喝,清凉与温补,共创和谐境界。

过深圳,在曾教授处饮“逸醉人”阿里山高冷茶。

此茶入口甘醇,直到喉结处,郁结成香。 曾教授不说自己茶好,说“你那大红袍,我这里还很多”。 此公有好茶,也善饮,也有学问,也很牛气。 不过,他确实经常送我好茶,所以,就不批评了。 2009-1-11。